绘昨丹青

霹雳 最绮 七五 猫鼠 火影 鸣佐 侠岚 迟钧 三国 策瑜 不拆不逆,谢绝ky

很久之前测着玩的,测了几个自己的本命cp,迟钧的相配水平意外的高啊233333,我觉得测得还挺准的,打打闹闹就是他俩的日常,在日常中增进感情,顺其自然,恩(≧∇≦),这很迟钧,请把女生自动过滤成男生恩!

【迟钧】我们在一起

第三章
 
  “山鬼谣?!”他怎么在这?千钧和辗迟在看见山鬼谣出现在他们班训练的地方的时候忍不住轻呼出声。
 
  辗迟诧异地看了一眼千钧,虽然千钧的声音不大,但是那句山鬼谣却是被他听得个清清楚楚,千钧同样诧异地看了一眼辗迟,回避似的移开了视线。
 
  辗迟向千钧旁边凑了凑,声音小的只有两个人听得清“你也认识山鬼谣啊?”
 
  千钧微不可察地点了点头“嗯……他,是我爸爸的同事。”
 
  辗迟恍然大悟般的点点头“这样啊,那你爸爸也是警:)察了?”
 
  “……嗯。”千钧的眼睫微微下垂,盖住了眼底的情绪。
 
  “难怪你看着挺瘦,体力却那么好……”
 
  第一天的军训永远都是最基本的立正稍息,站了一整天的学生们吃完晚饭后三三两两的互相拖回了宿舍。
 
  游不动躺在自己宿舍的床上累的直哼哼“这个教官太凶残了”之类的。归海洗漱完了之后躺在自己床上也是连手指都不想动。
 
  “辗迟上哪去了?”游不动才注意到自解散之后就没见着人影的自家发小。
 
  归海回过身来“他好像是去教师宿舍了,说是有事情找弋痕夕老师。”

   “事情?他有什么事啊?”游不动也没等归海的回复,翻个身继续睡。
 
  “千钧,你找弋痕夕老师什么事儿啊?”辗迟站在千钧后面,摸了摸头。
 
  千钧站在弋痕夕的宿舍门口,低着头,看不清表情“一点私事。”
 
  辗迟看着前面千钧孤寂的背影,自己好像一点也不了解他。
 
  辗迟和千钧坐在餐桌旁看着穿着粉色围裙的山鬼谣一脸黑线,看一个肌肉大叔穿粉色猫咪围裙,这是什么恶趣味?弋痕夕似乎已经习惯了,目不转睛的看着手机上的新闻。

    山鬼谣把饭菜全部端上餐桌,脱下围裙就进了卧室,千钧紧随其后,辗迟想跟着却被弋痕夕拦了下来“他们有事情要说,你先吃饭吧。”
 
  辗迟坐下看着桌子,过了许久“弋痕夕老师,千钧身上究竟发生过什么?”
 
  弋痕夕停下手里的动作“你可以自己去问他。”



这章短了点,就当是过渡啦,下章解锁千钧的身世,本来这章是想昨天发的,奈何昨天太累了,码字到一半手机直砸脸233333,我就睡了,今天发上来~

【迟钧】我们在一起2

2

  新生在入学之后的第二天可以休息一天,之后才算是真正的开学了,而开学之后的大一新生们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
  军训!
 
  “啊啊啊军训呐,我完了!”游不动趴在自己宿舍里的床上,手里揉捏着刚发下来的短袖迷彩,这衣服是特别定做的XXX……L号的,看着这衣服,游不动不禁想起了初中和高中时,被军训支配的恐惧。
 
  辗迟坐在上铺嗑着瓜子,拿着平板看电视,幸灾乐祸“早就叫你减肥你不听,这次可是要军训一个月的,傻眼了吧。”
 
  游不动哼哼唧唧的控诉“有你这么跟朋友说话的吗!”
 
  归海拍拍游不动的肩“坚持一下也就过去了。”归海是宿舍里的另外一个人,也是游不动的高中同学,两人关系不错。
 
  虽然有归海安慰他,但是游不动还是不太高兴,继续小声嘟囔。
 
  辗迟听着游不动和归海的对话,抬起头活动了一下长时间低着头的脖颈,正好看向对面的床铺。
 
  千钧安安静静地坐在自己的床上,膝盖上放着大一的课本,认认真真的预习,辗迟坐在自己的床铺上,从这个角度看过去千钧的刘海垂在脸颊两边,阴影稍稍遮住了眼睛,阳光打在千钧的下巴和书上。           啧……有个词叫什么来着?岁月静好,大概就是这样了吧,辗迟摸了摸下巴这样想着。
 
  这天晚上大家都早早的睡了,毕竟明天是军训第一天,谁也不想起不来床被罚。
 
  辗迟他们的512宿舍倒是早早的都起来了,洗漱完毕后换上了自己的军训服。
 
  辗迟换好了衣服之后下床就看见另外三人坐在下铺正以一种特别诡异的眼神看着他,游不动鼓着腮帮子像是在憋笑,辗迟被他们看的直发毛“你们老看着我干什么呀?我脸没洗干净?”
 
  他不问还好,他一问宿舍里立马爆发出了杠铃一般的笑声,游不动直接笑趴在了床上,归海平时也是个比较严肃的人现在也笑得崩不住了,千钧转过头去不看他,但是他颤抖的肩膀已经出卖了他。
 
  辗迟只觉得莫明其妙,游不动笑得喘不上气来,都笑没音了,好不容易缓过来一点,对辗迟说“哈哈哈哈……红,红配绿哈哈哈冒,嗝,傻气哈哈哈哈哈。”
 
  辗迟的脸立马黑了,拿过自己的镜子一照,脸更黑了,辗迟把镜子摔在床上大吼一声“我要染发!!!!!”
 
  “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过到最后辗迟也没染成头发,毕竟,他不想顶着红色的眉毛和黑色的头发出门。
 
  早上五点,学生们都到操场上集合,由教官组织成方队,由高到矮站好出去跑步去了。

   到了七点的时候这一大帮人才回来了,跑了五公里啊,整整齐齐出去,回来的时候就不成样了,东倒西歪的众人,下一秒就要摔倒了一样。
 
  辗迟和千钧倒是腰背一直挺得直直的,只是身上出了不少汗。

    辗迟有些意外,千钧看着挺瘦挺文弱的没想到体力这么好啊。
 
  好不容易跑到操场,教官一声解散,操场上躺了一片,辗迟和千钧也在原地坐下。

  千钧把刘海拨到耳朵后面,辗迟看着他额头上的汗,从裤兜里掏出一包湿纸巾递给千钧,千钧顺着辗迟的手看过去,犹豫了一下,伸手接过来抽出一片还给他“谢谢。”

    辗迟笑着摇头“不用说谢,都是一个寝室的,以后咱们还要一起住四年,互相帮助嘛。”
 
  “……嗯”
 
  辗迟看着千钧随后凑近了些“诶,你以前是不是练过啊,我看你跑这么久,大气也不喘一下。”
 
  千钧擦汗地手顿了一下,点点头“算是吧。”
 
  “那就难怪了,”辗迟看了看手表,大力拍了一下千钧的肩,“我去打饭,你去占位子!”千钧张了张嘴正想说什么,奈何辗迟一下就跑没影了,千钧想拉都拉不住。
 
  军训期间手机什么的都被没收了,还不能吃零食,更不能随意离校,这就意味着每到吃饭的时候,食堂里都是人山人海,去晚了的人就意味着没得吃,没得吃就要饿着肚子军训啊!
 
  千钧在食堂里艰难地找了个位子坐下,游不动迈着自己沉重的小胖腿,坐在了千钧对面,整个人趴在了桌子上。

   辗迟哼着小曲端着两份早饭过来,游不动眼睛亮晶晶地问“给我的?”

   辗迟眨眨眼把其中一份放在千钧面前“没你的份。”

   游不动一脸惊恐地看着辗迟“辗迟你变了!”
 
  辗迟对着游不动做了个鬼脸,转脸对旁边的千钧说“多吃点。”
 
  “没天理啊!”游不动欲哭无泪,归海打了饭过来坐下,把自己手里的其中一份放在他面前“辗迟让我打给你的,快吃吧。”

    游不动眼前一亮,大口大口的吃着饭“我就知道辗迟不会忘了我的!”归海看着他无奈地摇摇头。辗迟叼着包子瞄了他一眼“是谁说我变了的?”游不动嘿嘿笑了两声“不是我。”
 
  辗迟笑着白了他一眼,转过头对着千钧笑,千钧看了看他,低头吃饭,嘴角微微上扬,这人笑得太傻了。

    教师宿舍201室,弋痕夕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想从床上坐起来,刚一动弹就觉得自己的腰要断了。

    从腰上传来的痛感让弋痕夕清醒了一些,昨天晚上他上完了课回来,就看见本来应该出任务的山鬼谣回来了,而且还利用职务之便做了大一新生的教官。
 
  山鬼谣突然回来着实让弋痕夕吃了一惊,不过很快他就惊不起来了,澡都没洗完就被山鬼谣搂到床上去了,折腾了半宿,想到这里,弋痕夕有些无奈的扶着额头,脸有些泛红,不就一个月没见吗,至于折腾的这么狠吗。
 
  弋痕夕扶着腰艰难地下床走到了客厅里,客厅的桌子上放着一张纸条:微波炉里有早餐,记得吃。弋痕夕拿着这张纸条,长刘海盖住了眼睛里的笑意,看在你出任务这么辛苦的份上,这次就原谅你吧。
 
  吃饱了之后的弋痕夕满足的坐在沙发上,后知后觉地想:山鬼谣教的是哪个班来着?

【迟钧】我们在一起1

文笔不好,凑活看吧,这圈太冷,只能自割大腿肉了23333

迟钧!迟钧!迟钧!重要的话说三遍
会有谣夕,还没出场,不打tag
禁止ky,禁止拆逆,圈地自萌
努力不ooc

1
 
今天是玖宫大学大一新生入学日,炎炎烈日也挡不住来来往往的学生和家长们的脚步。大学门口的树下站着一个红发少年,蜜色皮肤,琥珀色的眼睛,身高一米八左右,俊朗帅气,时不时跟来来往往的人们招手,阳光一样的笑容惹得不少登记入学的小姑娘们脸红。这个少年叫辗迟,也是来登记入学的大一新生,他已经在这待了快一上午了,时不时掏出手机来看看时间,看来是在等什么人。
 
“辗迟――我…我来晚了,诶呀……累死我了!”在将近十二点的时候,辗迟终于等到了他要等的人。游不动拉着行李背着背包一路跑到辗迟旁边,一屁股坐在辗迟脚边呼呼的喘着气。

  游不动是个小胖子,圆圆的,很讨喜,在很小的时候和辗迟他们家是邻居,俩人是铁哥们来的,你上房来我揭瓦,你捣蛋来我帮忙,常常惹得游刃和辣妈头疼,后来辣妈带着辗迟的姐姐墨夷和他搬了家,开了个饭馆,俩人见面的机会少了,不过这并不能影响他们的感情。

辗迟无语的抱着胳膊,看看眼前一坨游不动,望天,用脚尖戳了戳游不动的屁股“你怎么才来啊,还有你又胖了,该减肥了啊”
 
游不动喘了一会儿,回过劲来,扭头挺委屈的看着他“路上堵车啊,堵了一个多钟头,我可是跑过来的,可累死我了。”

  辗迟看他歇的差不多了上前把他扶起来,拿过游不动的行李箱“行了行了,知道你最辛苦了,咱们快进去吧。”说完一手拉着两个行李箱,一手拽着游不动去了大一新生报道处。

  两人在报道处领了宿舍钥匙,正好俩人是一个宿舍,辗迟现在正坐在宿舍地上,天知道他是怎么把这些东西扛上五楼的,对,他们这间宿舍是在老式宿舍楼里,没有电梯,五楼……游不动扛着行李走了不到一半就走不动了,剩下的一多半是辗迟一个人扛着行李走完的……
 
辗迟坐在地上,看着扶着墙满头大汗的刚进宿舍就摊在地上的游不动,翻身站起来,就听见游不动上气不接下气的抱怨“为什么把咱们分到这一楼啊,不知道我胖啊,呼呼。”
 
辗迟被他说乐了,走过去给他递了一瓶矿泉水,蹲下拍了拍游不动圆滚滚的因为呼吸一上一下的肚子“行了,爬爬楼梯就当是减肥了啊,再胖下去连女朋友都找不到了。”

  游不动幽怨的瞟了辗迟一眼“哪壶不开提哪壶。”

  辗迟笑着搭上游不动的肩把他拽起来“快收拾吧,收拾完了我请你吃饭去,午饭还没吃呢,你不饿啊。”一说到吃饭,游不动的小眼“蹭”的一下就亮了,连连点头。

  辗迟看他这样无奈摇头,唉,这人怕是这辈子找不到女朋友喽。

  这是一间四人寝,上下铺,其中一张下铺已经被人占了,辗迟就只能睡上铺,毕竟他不可能真的叫游不动爬上爬下,每天爬五楼已经很辛苦了,要是爬上铺一个重心不稳摔下来就不好了,而且以他的体重会不会把上铺压塌,这也是一个问题啊!
 
  辗迟爬到上铺,俩人开始收拾东西,因为两人的家就在t市附近,所以他们俩带的东西不多,好收拾得很。
 
  辗迟比游不动先收拾完,游不动直起腰来看着空荡荡的另一张上铺,手肘碰了碰刚从上铺下来的辗迟“看来咱们也不是最晚的嘛,这不是还有人没到吗。”辗迟点点头,游不动抱起放在自己的床一边的洗漱用品就跑洗手间里去了。
 
  辗迟坐在游不动的床上,看着那个空荡荡的上铺,还有人没来吗?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室友啊……
 
  辗迟神游中听见宿舍的门被人打开的声音,扭过头去当场愣住,他从来没见过一个男生能长的这么漂亮。

  只见从宿舍门口走进来一个墨蓝色头发的少年,头发有些长,拢在脑后扎了一个辫子,三七分的刘海有些长,微微遮住了冰蓝色的眼睛,眼睛里是淡淡的疏离,睫毛很长,鼻子高挺,皮肤挺白的,手里拖着一个大行李箱,不知道是累的还是热的,额头上一层细汗,脸上粉粉的,他和辗迟差不多高,身材高挑,只是比辗迟瘦一点。
 
  蓝发少年看见辗迟时眼睛里闪过一丝诧异,显然是没想到这个时间居然还有人在宿舍里。不过他很快就反应过来,对着辗迟点了下头算是打招呼。

  辗迟回过神来,看见少年的动作下意识的对着他笑了一下“你好,我叫辗迟!”
 
  蓝发少年愣了一下,随即开口“千钧,我的名字。”
 
  “以后大家就是室友了,有什么事情还请多多指教啊!”
 
“嗯。”

【游】仲孟副钤光 网游【天下三】背景 长篇易坑 he 甚入


第四章

孟章等人从腾龙渡出发,一路上走走停停,偶尔遇上些小怪,也被几人轻而易举的收拾了。

公孙钤抬头看了看天色,转过身对后面的几人说道:“天色晚了,这附近也没有村庄农户,今天晚上就在这里休息吧。”孟章三人点点头。

几人找了个干净地方坐下,生了个火堆,把包袱里装的干粮拿出来,草草裹腹。饭后,仲堃仪主动提出守夜,众人也就随他去了。

盘腿而坐的仲堃仪时不时拨弄一下火堆,打起精神观察周围的情况。风儿飘过,带动着火花轻轻地摇晃,仲堃仪从包袱中拿出两件外套,分别给陵光和孟章盖在身上。

仲堃仪看着孟章的脸,伸手把他的刘海拨弄开,孟章长得精致清秀,少年小小的身体缩成一团,看着人畜无害又惹人心疼。

孟章自小没出过冰心堂,很聪明单纯,眼睛很干净,还没有被这世间的污浊侵染。对于自小在太古铜门摸爬滚打,无数次见识过人性的丑恶和自私的仲堃仪来说,孟章的存在让他感到安心,让他想要去保护。

仲堃仪守了大半夜,什么事也没有,九黎没什么厉害的妖怪,偶尔一两个晚上出没的不会主动攻击人的小怪路过,仲堃仪也没管,随他去了。

将近子时,火堆小了,仲堃仪又添了几根柴,防止它灭了。

突然,一阵阴风刮过,燃烧的火苗也向一边倒去,仲堃仪手指轻转,把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出来的武器握在手里。

坐在一旁的公孙钤也猛的睁开眼睛,拿起自己的剑,看向拿着法杖的仲堃仪,两人对视一眼:刚刚那阵风里一股尸体的腐臭味。

虽然睡着了却一直保持警惕的孟章和陵光也被仲堃仪和公孙钤惊醒了,手上分别拿着飞针和剑。

四个人围成一个方阵,后背朝里精神紧绷,观察附近的风吹草动,一时之间竟然安静异常,连虫鸣声都消失不见了。

就在这种诡异的安静之中,树林里传来低低的吼声,吼声由远而近,由少到多......一双双冒着绿光的眼睛出现在黑漆漆的树林里密密麻麻......等到几人反应过来却发现自己已经被包围了!

绿色的眼睛越走越近,直到离开树林暴露于几人的目光之下。

借着微弱火光,孟章等人看见,那一双双绿色的眼睛眼球爆裂向外凸起,面色青白干裂,两颊内凹,嘴巴大张,头发乱糟糟的盖在脸上,下巴上身上全是干涸的污黑色的血,衣服破破烂烂,盖不住瘦得看得见肋骨和胸骨的身体,胳膊和手上发黑,长长的指甲锋利无比,冒着幽幽的蓝光直指孟章他们。

仲堃仪和公孙钤看见这些怪物的样子不禁大吃一惊,然而他们并没有什么时间去惊讶了,因为这些不人不鬼的怪物已经向他们攻来了。

公孙钤挥剑斩下一个靠近他的怪物的头颅并迅速退开,向孟章和陵光喊道:“别被这些东西伤到,也不要沾上他们身上的血,很危险的。”

孟章和陵光应了一声便迅速加入战斗。

一时之间,胳膊腿儿横飞,黑红色的血液四处飞溅,怪物们要么被公孙钤和陵光斩下头颅,要么被仲堃仪的火系术法烧的连渣都不剩,孟章的银针轻轻巧巧飞出去,就算不能一击毙命,也能让他们趴在原地丧失行动能力。

四人的修为纵然在同辈之中属于拔尖的,却也架不住怪多,等到把这群怪物收拾干净已经将近清晨。

看着满地的断肢和头颅,仲堃仪招来火三昧,一场大火把这些怪物的尸体和打斗痕迹烧的无影无踪。

四个人累的直喘,找了个干净地方坐下,公孙钤朝着另外三人扔了一个上善若水,孟章等人就感觉力气渐渐回到身体里,喘的也没有那么厉害了。

休息了一会儿,孟章歪过头,看着自家师兄疑惑的问道:“师兄,那些是什么啊,是人么?”

公孙钤点点头,轻轻地把手里的剑放在一边,一向清朗的声音有些沙哑:“他们以前是人,现在的他们叫做尸兵。”

孟章皱起眉头,清秀的脸上满是不解:“尸兵...他们以前是人,又为什么会变成尸兵呢。”

公孙钤摇摇头,九黎的地界一向安稳,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这里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多的尸兵。

一旁的陵光突然开口,声音里并没有平时的娇纵:“他们是死了之后才变成尸兵的吧。”

公孙钤无奈点点头:“是的,尸兵是由人的尸体练成的。”

陵光听了美眉微皱,纤长白皙的手指轻轻地摸了摸下巴:“人死之后,身体开始腐烂,魂魄也会离开身体,没有魂魄,他们就是一堆肉块,应该动不起来,为什么......”

陵光话没说完,一旁闭目养神的仲堃仪突然开口:“尸兵之所以能动起来,是因为有人用唤魂术强行召唤回了死者的部分魂魄,魂魄分为三魂七魄,尸兵只拥有七魄中的三魄,所以行为木讷不通灵智也不知疼痛,力大无穷。”

除了公孙钤,剩下的两个人惊讶的看着他:“你怎么知道的?”

仲堃仪睁开眼睛看着他们:“我在太古铜门见过,这些是同门的前辈告诉我的。”

陵光美艳的脸上满是惊讶:“我怎么没见过啊。”

仲堃仪端正的脸上很不雅的翻了个白眼:“你成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当然没见过。”

陵光被仲堃仪抢白了一句,耳根有点发烫,眼角瞄了一眼公孙钤,就看见公孙钤嘴角微微有上扬,陵光白皙的脸也红了,回翻了仲堃仪一个白眼,抱着自己飞在空中的邪影不说话了。

孟章皱着眉,牙齿轻轻咬住下唇:“人死了就是死了,把他们的魂魄召回,让他们死也不得安生,这样的方法是谁想出来的啊。”

公孙钤闻言,摇摇头,神色严肃:“我曾经去过西陵城,在那里听说过,这个方法据说是从二国师玉玑子那里传出来的,玉玑子和幽都王打赌输了,便把这方法给了他。”

仲堃仪无奈点点头,明显是听过类似的传言。

孟章眉头皱的更紧了:“二国师玉玑子?他为什么要钻研这种违逆天道的术法呢?”

仲堃仪伸手轻轻地把孟章的眉头舒展开,把他的头发顺到耳后,声音特别轻:“据说他这么做是为了复活一个人,一个对他很重要的人,但是这种逆天改命的事情又岂是那么容易就成功的,尸兵,只不过是他失败的产物。”

陵光静静地抱着自己的邪影,听着仲堃仪的话,眼里闪过了一丝希冀又很快归于沉寂,只剩暗淡,玉玑子的传言他不是没听过,像他那样能够逆天弑神的枭雄都做不到的事情,自己又在希望些什么呢。

公孙钤只是无意间看见陵光的表情,他不知道陵光在想什么,他只能看得出他现在心情很不好,很难过,好像是永远的失去了什么一样。

公孙钤知道,陵光经常偷偷的看着自己,就像是看着另一个人,而当自己回过头去看着他的时候,可以清楚的看到,陵光眼睛里的光渐渐地熄灭,只剩下死灰一样的沉寂和难过。

公孙钤并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是每当他看见陵光那样的眼神,他就想保护他,想让他开心,公孙钤想,自己大概是病了吧。

又沉默了一段时间,孟章轻轻地开口:“那个人对玉玑子来说一定比他的性命都重要吧。”

孟章是个医者,见惯了生死,死者的家属有痛哭流涕难过非常的,也有漠不关心事不关己的,却从没见过像玉玑子这样执念深到要起死回生的。

孟章没有亲人,虽然他把公孙钤当成亲哥哥,但是早晚有一天公孙钤会娶妻生子,会离开的。

孟章希望有一个人能对他好,只对他好,如果不行的话,他也不求有人在他百年之后为他哭,更不求有人像玉玑子那样对他执念深重,只求能有个人记得他,能给他上个坟撒个纸钱。

一时之间几个人谁都没有说话,就这么静静地呆着,连空气好像都安静下来了。

仲堃仪轻轻地笑了一声:“这只不过是一个传言而已,是不是真的都不知道呢,你们一个个的都干什么呢。”

三个人抬头看着他,仲堃仪轻轻地钩着嘴角,眼睛划过三个人的脸,最后落在孟章眼睛上,轻轻地摸了摸孟章的头,眼睛里满是宠溺和温柔,我不会在我在乎的人死了之后再去追逐,我会让他活着,好好活着,直到我死。

孟章看着仲堃仪的眼睛,也许自己在自己百年之后真的会有一个人能记得自己了。

公孙钤听了仲堃仪说的话回过神来,轻轻地咳了一声:“仲兄说的极是,这也不过是一则传闻而已,不可尽信,天色快亮了,应该不会有危险了,大家也累了,再眯一会儿吧,等天色大亮了,我们去前面找找看看有没有村庄之类的吧。”

另外三个人点点头,分别找了个地方坐下。

孟章刚刚坐下,仲堃仪便坐了过来,给孟章披了一件外袍,孟章没有反对,紧了紧衣服就睡了。仲堃仪原地打坐,睡在他旁边。

陵光怀着心事抱着自己的邪影,没一会也睡着了,公孙钤看着他的睡颜,找了个地方坐下。

本来觉得被风吹得有些冷,睡得不踏实的陵光觉得风没有了,一会儿就睡熟了。

这一晚上,还真是不太平啊。

本章完

玩过天下三的童鞋们憋打我,我没有黑玑哥,玑哥那么帅,我大荒第一男神!我爱玑哥我爱三炮!

陵光的风是给公孙大人挡住了~

文笔不好凑合着看吧,不要对逻辑什么的抱有希望,对,就是这样。

【游】仲孟副钤光 网游【天下三】背景 长篇易坑 he 甚入


第三章

孟章等人在腾龙渡的驿站又待了一天。

一大早的,孟章就跟着公孙钤和仲堃仪去集市上,把出门需要的东西都买齐了,等到以后自己出门的时候,就知道需要准备些什么了。

将近中午的时候,三个人回了驿站,孟章跟公孙钤和仲堃仪打了个招呼,就打算回自己房间休息一下。

孟章拐过弯,就看见陵光穿着一套蓝紫色的道袍,坐在院子里的藤椅上,手里拿着柄短剑,眼睛红红的,好像下一秒就能哭出来,脸上的表情是忍不住的哀伤。

孟章轻轻地走上前去,小心翼翼地拍了拍陵光的肩,声音也不自觉的温柔下来:“陵光,你怎么了。”

陵光和孟章在前一天,也就是仲堃仪他们到的那天的晚上,吃晚饭的时候两个人认识的。

陵光和孟章年纪差不多,在同辈里也是最小的,师兄师姐倒是很多,能玩的来的人却没有,所以两个人虽然刚认识了一天不到,但是关系却是不错。

陵光感受到肩上的重量,回过神来,移了移位置,给孟章留了个空。

陵光努力的勾起嘴角,看着孟章轻轻地摇了摇头:“我没事,只是在屋里待得久了闷得慌,我出来透透气。”

孟章看着陵光,轻轻地点点头。纵使有些担心陵光,但是他不想提,自己也不会多问。

过了一小会,陵光心情平稳了不少,想了想自己早上醒的时候,对,是饿醒的,屋里没一个人,要不是仲堃仪屋里的东西还在,自己还以为仲堃仪他们瞒着自己跑了呢。

陵光不高兴的撅起嘴,双手捏揉孟章的脸:“说,今天早上干什么去了,一个两个的都不在。”

孟章双手把正在蹂躏自己脸的手拿下来:“我们今天去集市买了些出门需要的东西,其他哪也没去。”

陵光听了他的话,眯起眼睛:“你们出门怎么不叫上我一起啊。”心里不高兴的想,我还没出去玩过呢!

孟章轻轻地说:“看你睡得香,就没舍得叫你,让你多睡一会。”说完还笑了笑,一张小脸要多无辜有多无辜。

陵光看着他的脸也没气了,心里只想着,以后谁要跟他在一起,准被他吃的死死地。

“下次出门叫上我听到没 。”陵光依旧不依不饶。

“一定一定。”

“这还差不多。”

仲堃仪和公孙钤把买来的东西分了类,用布包包好,等明天直接出发就行了。

等到两个人忙完了,也到了该吃午饭的时候了。

公孙钤和仲堃仪来到正厅,就看见仆役已经把饭菜放在桌子上了。

公孙钤刚刚起身,打算去叫孟章和陵光吃饭,就被仲堃仪拦下了:“公孙兄,你也忙了一早上了,我去叫他们俩便好,你先坐着休息一会吧。”

公孙钤点点头,看着仲堃仪转身去叫孟章和陵光的背影,其实他心里很清楚,仲堃仪和孟章对对方都很有好感。

毕竟一个是自己的知己,一个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师弟,公孙钤自认还是很了解他们俩的,说真的,如果仲堃仪不是自己的好朋友,公孙钤真的会把这个对自己乖乖师弟抱有想法的家伙打一顿......公孙钤无奈叹气。

仲堃仪刚刚到孟章和陵光在的那个小院子,就看见两个人聊的正欢,陵光还时不时捏捏孟章的脸,仲堃仪觉得自己很介意,但是不能表现出来,万一把孟章吓到怎么办。

仲堃仪嘴角勾起一个纯良的笑:“陵光,孟师弟,中午了,去正厅吃饭吧。”

孟章听见仲堃仪的声音,不自觉耳根就红了,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面前的仲堃仪,轻轻点点头。

一边被无视的陵光无语的看着仲堃仪,仲堃仪眉毛微挑看着陵光,陵光赏了个白眼给仲堃仪,拉着一边的孟章就往前边吃饭去了。

孟章想要回头去叫仲堃仪,却被陵光强制拉走,还在他耳边唧唧咕咕说着话,大概意思就是,离仲堃仪远一点之类的。

走在两人后边的仲堃仪心想,陵光你等着,早晚有一天我把你嫁出去!

等到三个人来到正厅,几个人就安安静静坐下吃饭,仲堃仪时不时有意无意的给孟章夹筷子菜,公孙钤只当做看不见。

陵光早饭吃的晚,这会并不饿,慵懒的用手臂支着头,筷子时不时戳戳饭碗。

公孙钤看见他不吃饭,习惯性的就给他夹了一筷子菜,因为孟章小时候公孙钤就经常给他夹菜,所以他也没觉得怎么样。

公孙钤正低头吃饭,陵光眼角轻轻一瞥,手中一抖......他长得......跟裘振好像......裘振...裘振......

陵光死死地盯着公孙钤,仿佛要在他身上盯出一个窟窿来,眼眸轻眨,眼泪就要落下来。

仲堃仪自然看见陵光的反应,眉头微微皱起,伸手狠狠掐了一下陵光的大腿。

陵光一个激灵,回过神来,渐渐的看清楚公孙钤的脸,不是......裘振.........

陵光失落的低下头,眼睛更红了,他刚刚还以为...是裘振回来了...

仲堃仪给他夹菜,陵光抬头看着仲堃仪的眼睛。

他自然知道仲堃仪什么意思,也知道自己这样是不礼貌的,但是公孙钤跟裘振真的很像啊,那个眉眼和眼神真的好像......

这一顿饭,陵光是吃的食不知味,公孙钤自然也注意到陵光的不对劲,但毕竟不熟,公孙钤也不好多问。

好不容易把这顿饭吃完饭,众人纷纷回房检查行礼,把自己要带的衣服等物品收拾好,等明天背起行礼就能直接出发了。

公孙钤觉得有点头疼,几个人情绪都不太好,这次历练怕是不会太轻松了。

本章完

前三章有点拖,下一章正式走剧情,不会拖了。

【游】仲孟副钤光 网游【天下三】背景 长篇易坑 he 甚入

第二章

   孟章和公孙钤离开天虞岛沿水流御剑而行三天才到达了九黎。九黎与天虞岛离得并不算远,以公孙钤的修为两天就能到,只不过孟章自小身体不好,年龄又小,还是第一次出远门,所以公孙钤并没有急于赶路,只是按时吃饭按时休息 ,这才晚了一天。

  九黎的腾龙渡是大荒之中十分重要的一个渡口,它之所以重要并不是因为来往此地的商客船只多,它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十大门派之中,但凡是第一次出门进行历练的弟子,他们的试炼之旅都需从腾龙渡开始,所以在那里随处可以看见十大门派的年轻弟子,这也是仲堃仪和公孙钤带陵光和孟章来这里的原因。

  孟章和公孙钤是在将近中午的时候到达的。孟章第一次出门,有很多东西都是冰心堂看不到的,所以当他看见渡口一艘艘大船的时候眼睛亮晶晶的闪着光,单纯无害,刘海随着风轻轻的飘动显得十分可爱,当时就俘获了渡口仅有的几个大娘的心。

  公孙钤轻轻地拉了拉孟章的袖子防止他跟丢了,孟章也是人生地不熟,害怕迷路惹了事添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就乖乖的拉着公孙钤的一小块衣角。

  公孙钤带着孟章先去向王朝军官报备了一下,然后两个人就找了个驿站打算先解决一下吃饭问题。

  两个人都是安静又守礼的人,所以孟章和公孙钤坐在桌子旁也只是低头吃饭,并不多做言语。

  公孙钤吃完饭之后并没有说话,看着眼前的孟章吃的差不多了,才开口:“孟章,师兄有件事情想跟你说。”

  正在用帕子擦嘴的孟章听见公孙钤说话抬起头,看着公孙钤笑了笑:“师兄有事情就说吧。”

  公孙钤点点头,低头想了一下:“师兄...有一个云麓仙居的好友,年纪与我相仿,近日他也受人所托带一个太虚弟子下山历练,今天才传来消息说想与我们一起游历大荒,师兄想问问你的意思。”

  孟章眨了眨眼把帕子放在桌子上:“师兄跟师兄的那位朋友关系很好么?”

  公孙听见孟章的话点点头:“他跟我是在半年前出门执行任务认识的,虽然认识的时间不长,但是志趣相投,想法也不谋而合,关系还不错。”

  听了公孙钤的话,孟章肯定的点点头:“这么说来,他是师兄的知己了,能跟师兄做朋友的人品行应该不会错,而且师兄不是说行走大荒很危险么,多个人多个照应,我没有意见的。”

  公孙钤轻轻的摸了摸孟章的头“既然孟章答应了,那师兄一会儿就给他回信。他们从太古铜门过来,定是要比我们晚几天的,这几天我们就先住在驿站等等他们好吗。”

  孟章点点头:“听师兄的。”

  公孙钤和孟章在驿站小住了几日,这几日里公孙钤带着孟章在腾龙渡附近走了走,熟悉了熟悉附近的地形和路线,也算是放松放松心情了。

  第三天早上,天气很不错,晴朗的天空刮着一丝丝小风。孟章起床之后去正厅里吃饭,刚进门就看见公孙钤对面坐着一个男人,看服饰应该是云麓仙居的弟子,而且公孙钤与他相谈甚欢,孟章当下便明白了,这就是师兄的朋友。

  公孙钤和仲堃仪在孟章刚进门的时候就注意到他了。公孙钤朝孟章招招手让他过来,孟章走到公孙钤旁边,头上的发带随着走路带起的风轻轻飘动。

“仲兄,这便是我的师弟,孟章。”公孙钤拉着孟章的手腕,向仲堃仪说道。

  仲堃仪站起来,抱拳向孟章施了一礼:“在下仲堃仪,见过公子,此次能与公子和公孙兄一同游走大荒实是仲某的幸事。”仲堃仪的声音清朗温润,言辞也彬彬有礼,长得也十分周正,微微一笑给人一种温柔纯良的感觉。

  孟章虽然常年呆在冰心堂,但是也不是没见过云麓弟子,在孟章印象里,云麓仙居的仙君仙女一向都是性情冷淡不爱说话难以接近的那种人,然而仲堃仪却跟他以前见过的云麓弟子都不一样,有一种自然而然的亲近感,这种感觉孟章只在公孙钤这个他最亲近的人身上感受到过,仲堃仪又是公孙钤的朋友,所以孟章心中对仲堃仪升起了莫名的好感。

  见仲堃仪向自己问过好后目光带笑看着自己,孟章被他看的不自觉脸上一红,赶紧向仲堃仪还礼:“孟章见过仲师兄,能跟师兄一起游走大荒也是孟章的幸事...”话没说完就没音了。

  仲堃仪跟公孙钤身高一样,与孟章比起来高出整整一个头,所以按仲堃仪的角度只能看见孟章的头顶和露在细碎的头发外面的红红的耳垂,心中只觉得这个个子小小的少年分外的单纯可爱,与那些道貌岸然心机深沉的人比起来好太多,仲堃仪眸色微暗,眼中一闪而过的愤恨,之后又很快将眼中锋芒遮掩了去,好在孟章低着头,公孙钤的注意力又在孟章身上,两个人并没有注意到。

  公孙钤看见孟章脸红的说不出话来,也是无奈一笑,轻轻地拍拍孟章的肩膀:“我这个师弟啊,第一次出门,有些认生,仲兄莫要见怪。”

  “公孙兄言重了,孟师弟如此乖巧,我怎会生气,倒是我带来的那个可不好管教,日后恐怕还要劳公孙兄多费心了。”仲堃仪无奈道。

  公孙钤听后有些不解:“我看那位陵光少侠虽然精神不济,但是看上去也是谦和有礼的人,仲兄何出此言。”

  “公孙兄可别被他骗了,他呀,性情乖癖又爱哭,以后可有的折腾了。”仲堃仪这句话十分无力,像是已经被陵光折磨了很久了。

  公孙钤笑笑没有说话,不过脸上的表情明显不是很相信。仲堃仪看见也没说话,只是想着,你不信可别怪我,以后有你受得了。不过仲堃仪也就是这么一想,谁知道日后居然成真了,不过那也是以后的事儿了。

  倒是一旁安安稳稳坐着的孟章轻轻抬起头看着仲堃仪,看见仲堃仪的表情,倒有些想知道这个跟仲堃仪一起来的,叫做陵光的太虚弟子究竟是什么人,能让仲堃仪露出这种表情。

  孟章看仲堃仪看的正入神,就见仲堃仪眼含笑意的看了他一眼,孟章脸上刚落下去的红晕又浮上来了,不自在的拿起茶杯喝茶,挡着自己的脸。

  仲堃仪不动声色的收回目光,拿起茶杯挡住了自己不自觉勾起的嘴角。

  公孙钤和仲堃仪又聊了一会儿,孟章也乖乖的坐在旁边听着,三人定下了出发的时间就各自回屋休息了;而另一边连夜赶路困得不行的陵光在见过公孙钤之后,就窝在自己房间里,睡得正香。

本章完


注意,黑土依旧是黑土,但是不渣,还有陵光之所以跟公孙见面却没把公孙认成裘振,是因为他太困了眼睛疼没看清,但是请亲们放心,就算陵光把公孙钤认成裘振我也会把他掰回来,让他知道陪着他的是公孙。

 

 

 

 

 

 

 

 

 

 

【游】仲孟副钤光 网友【天下三】背景 长篇易坑 he 甚入


第一章【你们可以把这一章当成前言】

   天虞岛上四季如春,草木繁盛。自从冰心堂,弈剑听雨阁和翎羽山庄原本的门派驻地被妖魔攻陷之后,三大门派便一一在天虞岛上落地生根,重新发展。

  清晨,冰心堂弟子孟章背上自己前一天准备好的小包袱,腰上跨着冰心弟子从不离身的小小药娄,穿过长满各种药材的小路,来到冰心堂门派驻地的大门。

   阳光透过孟章的刘海打在他的侧脸上,睫毛在少年白皙的脸上投下一小片阴影,给少年本就可爱非常的脸上又增添了一丝丝温暖的感觉。

   冰心堂门口站着一个蓝衣青年,背上背着把剑,衣服上绣有弈剑阁的门派标志,偶尔路过的熟人跟他打招呼,他也很有礼貌的一一回应,还有一些个冰心女弟子在看见他之后立刻双颊绯红,心如擂鼓。

   “公孙师兄。”少年清洌的声音响起,孟章一路小跑到公孙面前,绿色的衣摆轻轻的翻飞,表达着衣摆主人现在的心情。

   蓝衣青年回过头来,看着因为小跑而微微喘气的孟章无奈,“你不必着急,时间还早呢,你跑这么急,万一摔了怎么办。”话虽然是训斥的话,但是语气中却没有训斥的意思反而有几分兄长般的宠溺。

   孟章摸摸自己的刘海,努力的调整自己的面部表情,让自己看上去没那么激动,然而从眼角眉梢里透出的喜悦是盖不住的,平日里少年稳重的声线也不自觉的带着一丝欢快:“嗯.....从今天起,我就可以离开门派历练了,太高兴了,而且这次也要麻烦师兄跟我一起走一遭了...”

  公孙钤摸摸孟章的头,无奈叹口气:“你第一次下山,万事都要小心,大荒之上危机四伏,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孟章细细的听着公孙钤的话,知道他是为了自己好,乖乖的点点头。

  看见孟章点了头,公孙钤又开口继续说:“你医术虽好,武功方面却不精,年纪也不大,若不是你医术出色,心性也比同龄人沉稳,恐怕是要再过两年才能出门历练,纵然如此,也不能让你单独出门,你是我看着长大的,我视你如亲弟,自然不愿你有危险,更何况,你的掌门师姐也担心你出事,托我照顾你的,于情于理我都应陪你走这一遭,没什么麻烦不麻烦的,明白吗?”

  听了公孙钤的话,孟章低着头,手指搅着自己衣摆的一角,努力控制自己的心情,孟章自小父母双亡,确实是冰心掌门和公孙钤看着长大的,内心也早已把两人当成亲人,只不过由着公孙亲口说出来,内心还是会有所触动的。

  公孙钤看他不说话,也猜到他心里的想法,轻轻拍拍孟章的头:“好了,快走吧,时间不早了,不然天黑之前投不到驿站了。”

  孟章抬起头,看着公孙钤眼底的温柔和笑意,心情也好起来,冲着公孙钤笑笑。

  公孙钤拉着孟章手腕默念心法,召唤出了一柄飞剑,两个人御剑而行,前往目的地,九黎腾龙渡。

。。。。。。。。。。。。。。。。。。。。。。。。。。

  太虚观和云麓仙居与天机营一起镇守太古铜门,故而门派驻地也位于此,原本太虚观和云麓仙居分别位于中原岐山的东麓和西麓,只不过自王朝二国师玉玑子叛变,其门下弟子强行攻占两派驻地,无法,太虚观和云麓仙居的门派驻地迁至太古铜门。

  太虚观位于山上,瀑布流水,树木葱郁,也算山清水秀。陵光坐在自己的房间里,旁边的椅子上放着收拾好的包袱,桌子上放着一柄短剑,陵光定定的看着它发呆,耳边是瀑布飞流而下的声音,脑子里乱的很。

 
  云麓仙居悬浮于高空之上,栽种着桃花,也有涓涓的流水和开着荷花的池塘,配上飘渺的雾气和辉宏的建筑,以及仙君妙绝的琴声和仙女优美的舞姿,无愧于仙居之名。

  仲堃仪的修为在同辈之中十分出色,谈吐举止温润有礼,在仙居之中小有名望,也有同门女弟子对其芳心暗许,只不过,他今天的心情于平常来说不太好,让人有一种头疼无奈的感觉。

  仲堃仪把自己带的东西通通放进了四象袋系在了腰上,腾云而起径直飞出了云麓仙居往太虚观而去。

  陵光看着桌上的短剑,又想起了,小时候为了救自己而死的裘振,不自觉的眼眶又红了,眼泪上涌,眼看就要落下来。

  “别哭了,眼肿成核桃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陵光房间里的仲堃仪说了一句话,立刻把到了陵光眼眶的泪给憋了回去。

  陵光回过头,白了一眼仲堃仪:“我的事儿不用你管。”

  一向对谁都很有礼的仲堃仪又回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如果不是小宋掌门托我带你下山历练,我才不会管你。”

  陵光听他仲堃仪这么说,眼眶又红了,仲堃仪无奈叹口气:“好了,我不说了,快走吧,不然今天到不了目的地了。”

  陵光又白了他一眼,仲堃仪只当没看见。两人一个腾云一个乘坐着太虚观圈养的灵兽凤凰前往腾龙渡。

 

 
本章完

。。。。。。。。。。。。。。。。。。。。。。。。。。。


  注: 这不是土包!更不是钤孟!仲堃仪和公孙钤只不过是替对方照顾喜份,等两方遇到之后就自己照顾自己的了,公孙钤和孟章只是兄弟情,仲堃仪和陵光还有裘振是孤儿,从小认识,裘振死了以后只有仲堃仪能跟陵光说上几句话,只不过他俩大概是八字不合,遇到就吵架,所以就算说话也是互呛,但是他俩对对方还是挺好的。

看人设请戳头像

 
  

  

  

【游】仲孟副钤光 网游【天下三】背景 长篇易坑 he 甚入

那个啥,改一下陵光人设

陵光: 太虚观门下弟子,自小于太虚观长大,其年龄于太虚观同辈中为最小,年幼之时遭遇妖魔进犯,其同门好友裘振为护其安危亦亡于此役,自此以后,陵光性情不定,亦常以泪洗面,自太虚观现任掌权人登位允其门下休习邪影真言之后,陵光之能与日俱进,于同辈之中少有敌手,然其性情愈发偏激【谁也不能提裘振】,于门中之人亦少有交流,年方十八岁。

邪影真言是太虚观的开创者云华夫人创造的,在大荒之上是被视为不允许修炼的邪法,因为能休习邪影真言的人都拥有执念,执念越强的人越容易休习,也越厉害,但是也更容易被邪影反噬,所以陵光越发偏激也是被反噬的前兆,但是放心,我不会大虐,陵光也不会被反噬,顶多受点儿小罪,再说了,还有公孙呢,我是亲妈,信我

【游】仲孟副钤光,网游【天下三】背景,长篇易坑,甚入,he

请各位看官在看下面之前请先看这里: 我是新手,文笔方面肯定不会很好的,但是我也想为仲孟做出点贡献,今天先把人设放出来,看完人设之后如果有萌仲孟的朋友想看这个文的话我会接着写的,下面放人设。


游戏背景:

  盘古开天辟地,清气上浮为天,浊气下沉为地。清气分两支,西华至妙之气化为昆仑,昆仑之主神为西王母;东华至玄之气化为东海,东海之主神为帝俊。浊气也分为两支,北极至恶之气化为幽都,幽都本无主,自颛顼去后自称幽都王,始有首领。南极至善之气化为时间生灵,大荒世界自此形成。大荒版图宽广,幅员辽阔,依照民俗文化,地理气候大致可以分为九黎,巴蜀,中原,江南,雷泽,燕丘,幽州,天虞岛和太古铜门等九大区域(注: 太古铜门为连接大荒和幽都的重要地带,临近于人族与妖魔大战的主战场,所以附近常有妖魔游荡)


大荒门派

软甲: 弈剑听雨阁  太虚观  云麓仙居  冰心堂  鬼墨
硬甲: 魍魉门  荒火教  天机营  翎羽山庄  龙巫宫
还有一个包含硬甲也包含软甲的幽篁国


下面真的是人设

孟章:  冰心堂药派弟子(就是纯奶爸),原是中原酒坊村人氏,富贵人家出身,自幼体弱多病,父母于其五岁时死于妖魔入侵,由冰心堂前辈所救,继而成为冰心弟子年方十六岁,年纪虽小,然于医术一途小有天分,于同辈之中亦算出色。

仲堃仪: 云麓仙居弟子,孤儿,十岁之前于太古铜门附近艰难存活,后拜于云麓仙居门下,云麓仙法坚涩难通,其入门年纪亦不算早,好在其勤奋刻苦,心神坚韧,谈吐温雅有礼,然,于同辈之中亦算出众年方二十二岁。

公孙钤: 弈剑听雨阁弟子,其父为弈剑前任掌门之师弟,自幼于弈剑听雨阁长大,其天资亦高于常人,故而于同辈之中亦属佼佼者,年方二十二岁。(话说,弈剑弟子也是表面正经,实则很会撩,大雾。。。那个按照公孙的辈分弈剑现任掌门是他师兄,幽都魔君是他师弟)

陵光: 翎羽山庄弟子,自小于翎羽山庄长大,天资极高,辈分最小,然功夫拔尖于同辈之中,故而极得掌门宠爱,其余师兄师姐于其亦是疼爱非常,年方十八岁


注: 文风不定,易坑,甚入